動視暴雪爲何「人人喊打」?游戲是莊稼,遭殃并非天旱少雨!

動視暴雪是全球最大的遊戲公司之一,也是口碑下滑最快的遊戲公司。
你以為這裏又要吐槽「暴雪性騷擾事件」?不,還真不是。起因更多是看到了任職20年的前暴雪娛樂(動視子公司)員工Dave講述《魔獸爭霸3:重製版》為何變爛的相關影片。

註:Dave是《魔獸爭霸3》(包括重製版)關卡設計師,同時也是《魔獸世界》任務設計師,是暴雪元老之一。

在影片中,Dave講述了他如何被rob pardo(暴雪娛樂高級副總裁)與jeffrey kaplan(擔任過《魔獸世界》首席設計師)擠走的,例如jeffrey kaplan認為Dave的任務設計沒有達到預期,但他並未直接與Dave溝通,而是將這一問題反映到rob pardo那裏。當Dave得知自己被打小報告後,嘗試與jeffrey kaplan溝通,但得到的卻是毫無重點的「誇贊」:做得很棒,任務設計很滿意之類的。
除此之外,Dave還在暴雪十周年派對上被整:rob pardo在辦公室搜集關於Dave的負面消息,隨後遊玩一個類似「直面錯誤」的遊戲,讓Dave出盡洋相。
看到Dave講到這裏,結合「暴雪性騷擾」事件,我們大概就能知道暴雪公司內部的「兄弟會文化」真的很嚴重。這種社會關系其實不難理解,用我們的思維方式來看,這種「兄弟會文化」就類似我們生活中的「哥們/姐妹文化」,它是一個「圈子文化」,三五成群一起玩、一起惡搞他人、一起欺負菜雞等等……。
如此工作環境,不出問題才怪。


言歸正傳,Dave在問答環節中回答了「war3重製版製作過程中,很明顯你是之後才被帶進開發當中的。你加入的時候是不是已經很明顯的沒救了?」的問題。
Dave的回答是:
「開始並沒有很糟糕,剛加入項目中時,其實一切做的還不錯,實際上很不錯。暴雪高層聯系到我時,意味著這款遊戲的開發擁有原關卡設計師和兩位暴雪員工,他們時間不夠,所以我才被招來。

我還把Tim帶到這個項目中,他是war3最好的設計師之一。所以……,它(war3重製版)是可以很棒的。結果,動視決定砍掉預算,也不聽取我們(設計師)的建議,甚至後期也不主動聯絡,(加重語氣)他們是真的完全不再理我們,更沒有發郵件提及「抱歉遊戲項目砍掉了預算」之類的」。

這也是war3重製版幾乎沒有任何加工的原因所在。Dave起初認為是動視削減「部分」預算,將遊戲開發重心側重於更核心的內容,如動畫製作,結果「什麽都沒做」。事實上,war3重製版的開發從頭到尾只有一個戰役設計師。
Dave認為這很扯,一個9人設計團隊花2年時間做出的戰役(只是混亂之治),動視認為1個人就能搞定?還有地圖設計與動畫?
最後Dave認為動視暴雪現在就是家「工廠」,而非是那個連前臺就必須要喜歡遊戲的公司了。

由此不難理解,動視暴雪的策略就是「朝錢看」,實際上2020年的營收超過了800億美金,這也是「糟蹋遊戲ip」的左證。
動視暴雪似乎認為與其花更多的錢投放到遊戲開發也不一定會大賣,不如將錢省下來,讓ip「廢物利用」更實際。從商業角度來看這無可厚非,只是那些鐘愛暴雪遊戲以及陪伴其成長的玩家群體就可悲了,因為「莊稼遭殃了」,這不是天旱少雨,而是人為的。

影片連結

LineFacebookTwitterWhatsAppRedditShare

发表评论